生辰八字稱骨算命和生辰八字稱骨法算命

2024-03-17 11:11:55
天貓tmall.com > 八字算命 > 生辰八字稱骨算命和生辰八字稱骨法算命

本篇文章給大傢談談生辰八字稱骨算命,以及生辰八字稱骨法算命的知識點,希望對各位有所幫助,不要忘了收藏本站喔。

文章詳情介紹:

全網都在恭送大帥,歷史上的袁天罡,果然是個硬核玩傢

近日,動漫《不良人》終於迎來了第三季的大結局,運籌帷幄的不良帥也在最後成功下線。

追了這麽多年,對於這部動漫,阿史想說,再演不出個壹二三來,我就要老了。

而袁天罡這個醜陋的男人,煞費苦心,孤註壹擲,在對李唐忠心耿耿三百年後,以己身死,換那壹枝李花綻放,可以說讓人大呼心疼。

網上的大批不良迷也紛紛表達了自己的忠心,壹起恭送大帥。

然而歷史上的袁天罡並不是壹個活了三百年被李淳風嘲笑活成了王八的人。他確實是壹個術士,精通五行八卦,奇門遁甲,看相算命,推算天機。

隋末唐初,社稷趨於穩定。貧窮的少年袁天罡發揮了其聰明才智,不但博覽群書,對相術也深有研究。

唐太宗時,袁天罡的相術已經赫赫有名。凡是他摸骨看相評判過的人,無不應驗。壹時之間,袁天罡名聲大噪。

太宗在召見因李建成而受流放之刑的人時,知道了袁天罡這個奇才。這幾個受流放之刑的人都曾被袁天罡預言過仕途,如今重得皇帝召見,可見袁天罡的預言準確。

袁天罡曾多次預言,都壹壹應驗。其事跡在《舊唐書》和《太平廣記》中多有記載。

《舊唐書· 列傳第壹百四十壹》:武德九年,軌坐事被徵,將赴京,謂天綱曰:“更得何官?”曰:“麵上佳人坐仍未見動,輔角右畔光澤,更有喜色,至京必承恩,還來此任。”其年果重授益州都督。

《太平廣記·袁天綱傳》:房玄齡與李審素同見天綱,房曰:"李恃才傲物。君先相得何官。"天綱雲:"五品未見,若六品已下清要官有之。"李不復問,雲:"視房公得何官。"天綱雲:"此人大富貴,公若欲得五品,即求此人。"李不之信。後房公為宰相,李為起居舍人卒。

最著名的,莫過於袁天罡曾給女皇武則天算命。武則天當時年齡尚小,身著男衣,且在繈褓之中。由丫鬟抱來給袁天罡看,並謊稱是男子。

袁天罡觀相摸骨後大驚,稱道,“若為女子,可為天子也。”

《新唐書·列傳第壹百二十九》:武後之幼,天綱見其母曰:"夫人法生貴子。"乃見二子元慶、元爽,曰:"官三品,保傢主也。"見韓國夫人,曰:"此女貴而不利夫。"後最幼,姆抱以見,紿以男,天綱視其步與目,驚曰:"龍瞳鳳頸,極貴驗也;若為女,當作天子。"

袁天罡著有稱骨算命。此法乍壹聽有些瘆人,實則是依靠人的生辰八字來計算。把年月日時都標註好重量,再把每個人的生辰八字帶進去,以此得到人的命格。

袁天罡還著有《推背圖》,此書壹直被歷朝歷代當成禁書。其文章玄妙,晦澀難懂,據說能預言大唐之後兩千年的事,可以說是壹部奇書。

談到《推背圖》,就不得不提到另壹個人,李淳風。李淳風與袁天罡亦師亦友,民間相傳二人實為兄弟,但事實如何,還未可知。

李淳風這個人的修為,可以說與袁天罡是平分秋色,不分勝負。據說《推背圖》就是二人合力所著。

李淳風壹日夜觀天象,興起之時,運用易經八卦推演天機,竟上了癮。等到袁天罡推他的背,告誡他“天機不可再泄”時,居然已經推算了千年之久。《推背圖》也因此得名。

武則天下令建乾陵時,讓袁天罡和李淳風二人物色風水寶地。二人分開四處尋找,後來袁天罡發現壹山,如少女仰臥,兩山峰之間,壹條小溪蜿蜒流淌。

袁天罡壹時沒有東西可以做記號,就摸出壹枚銅錢,埋入地下,而李淳風也找到了壹塊風水寶地。

二人請武則天敲定最終地點,沒想到兩個人選的,居然是同壹個地方。而李淳風用來做記號的銀釘,正正好好插在袁天罡銅錢的錢孔里。

武則天大喜,能讓兩位風水大師同時選中的地方,必定能蔭益子孫,福澤萬代。遂確定了乾陵的位置。

俗話說,生前不知身後事。而袁天罡不但算到了自己什麽時候死,還算到了自己的墓不會被盜。相比李淳風就要慘多了,他算到自己的墓會被盜,後來果真被賊多次光顧。

《太平廣記·袁天綱傳》:申公高士廉為天綱曰:"君後更得何官。"天綱曰:"自知相祿已絕,不合更有,恐今年四月大厄。"不過四月而卒也。

貞觀十九年四月,袁天罡如期死在了赴任火井縣令的路上,結束了他傳奇的壹生。

縱觀袁天罡不平凡的壹生,他得天機,窺天道,貫今史,通未來。他預言無數,皆能應驗。在人才濟濟的大唐,利用風水堪輿,摸骨看相,能夠脫穎而出,聲名顯赫。

袁天罡,果然是個硬核玩傢。

他不但自己窺天道,他還和他的好朋友李淳風壹起窺天道,把身前身後事安排的明明白白。試想如果在今天,能擁有袁天罡的能力,該是多麽強悍。

壹個字,爽啊。

END

今日話題:袁天罡真的如此神通嘛?歡迎大傢討論

“雲滇茗哥”找我要字:寫字的壹些感受

中學同學“雲滇茗哥”是做茶的,找我要字。壹開始我推脫了,我表示:“我認識名傢,給妳求壹下。”對方表示,那還得欠個人情……然後,大傢都沒有再提此事,我以為就這麽過去了。今天,對方又提起此事,還將要求我寫的字發了過來,我壹看字還不少,是來真的。“承蒙對方看得起”,我也就寫了壹下,因為沒有收錢,沒有心理包袱,就畫了壹下,當了個差事。

對方印象中,我是會寫毛筆字的,當時我用軟筆亂畫,很不服氣地也斜七豎八地寫在語文書後幾頁趙孟頫和王羲之的書法展示旁邊,我外公是個文化人,但年紀大了,不戴老花鏡是看不清語文課本上的字的,他竟然說:好字。雖然我心里很清楚自己是什麽水平,他也可能是在誇趙孟頫和王羲之,但某種程度上有鼓舞到我,所以我壹直有在努力寫好……

我不是很懂書法,但我大概還是知道字想要寫好要從臨帖開始,先從臨摹名傢的書法入手,等到像王羲之那樣寫幹幾缸水之後,自己的風格也就成了……

可惜我沒有堅持下去,那個時候我還在研究命理,當時玩的是託名劉伯溫的創“稱骨法”,那種東西簡單得很,知道生辰八字套公式就可以了,我媽都會。等到好多年之後我了解了壹點《易經》的皮毛,才知道不是那麽回事……但當時給同學留下了“神”的印象,卻不是我所希望的。

等到十多年後,跟壹個大學老師談風水,對方顯然壹竅不通,竟然覺得我專業,說我甚至可以以此謀生,還說認識壹個大師壹年賺好幾百萬,貧窮的我當即表示:我究竟要墮落到啥樣才會靠這個吃飯。壹個大學老師竟然覺得我“專業”,可見傳統文化根斷了的中國人多好忽悠,就不多說了。

《易經》衍生出來的體係當中不乏看風水的學問,甚至中醫也離不開《易經》,可把《易經》用來看風水和算命完全是糟蹋了《易經》,這是曾仕強先生說的。

《易經》卜卦是很迷人的,因為有這個功能,講究實用的中國人才會深入地研究晦澀難懂的爻辭和彖辭。幾個月前在廣東的時候蔔了壹卦,問自己將來行止何處?當夜西北上重慶,變卦是艮卦。當時以為是要去重慶,重慶山城嘛……艮,山也。

等幾個月後來了峨眉山,才知道艮者,山上山下,說的是樂山下麵峨眉山……卜卦容易解卦難,孔子壹生卜卦正確率也不過百分之七十……因為事物有個結果的時候新的變化又產生了,生生不息。

本來是聊書法的,怎麽扯到《易經》了,主要是因為字寫得不好,隻能東拉西扯,顧左右而言他了。好多年前,十幾歲的時候寫過壹首言誌詩,當中有句:不在蓮臺上,便在金殿前。後來讀了南先生的“此身不上如來座,收拾河山亦要人”……便決定還是要入世,昨夜和老友電話,談及壹起做過的事,人生很多經歷,無非是海邊沙堡罷了。

即便如此,海灘上麵堆沙堡還是快樂。(易公子)

“雲滇茗哥”找我要字:寫字的壹些感受

中學同學“雲滇茗哥”是做茶的,找我要字。壹開始我推脫了,我表示:“我認識名傢,給妳求壹下。”對方表示,那還得欠個人情……然後,大傢都沒有再提此事,我以為就這麽過去了。今天,對方又提起此事,還將要求我寫的字發了過來,我壹看字還不少,是來真的。“承蒙對方看得起”,我也就寫了壹下,因為沒有收錢,沒有心理包袱,就畫了壹下,當了個差事。

對方印象中,我是會寫毛筆字的,當時我用軟筆亂畫,很不服氣地也斜七豎八地寫在語文書後幾頁趙孟頫和王羲之的書法展示旁邊,我外公是個文化人,但年紀大了,不戴老花鏡是看不清語文課本上的字的,他竟然說:好字。雖然我心里很清楚自己是什麽水平,他也可能是在誇趙孟頫和王羲之,但某種程度上有鼓舞到我,所以我壹直有在努力寫好……

我不是很懂書法,但我大概還是知道字想要寫好要從臨帖開始,先從臨摹名傢的書法入手,等到像王羲之那樣寫幹幾缸水之後,自己的風格也就成了……

可惜我沒有堅持下去,那個時候我還在研究命理,當時玩的是託名劉伯溫的創“稱骨法”,那種東西簡單得很,知道生辰八字套公式就可以了,我媽都會。等到好多年之後我了解了壹點《易經》的皮毛,才知道不是那麽回事……但當時給同學留下了“神”的印象,卻不是我所希望的。

等到十多年後,跟壹個大學老師談風水,對方顯然壹竅不通,竟然覺得我專業,說我甚至可以以此謀生,還說認識壹個大師壹年賺好幾百萬,貧窮的我當即表示:我究竟要墮落到啥樣才會靠這個吃飯。壹個大學老師竟然覺得我“專業”,可見傳統文化根斷了的中國人多好忽悠,就不多說了。

《易經》衍生出來的體係當中不乏看風水的學問,甚至中醫也離不開《易經》,可把《易經》用來看風水和算命完全是糟蹋了《易經》,這是曾仕強先生說的。

《易經》卜卦是很迷人的,因為有這個功能,講究實用的中國人才會深入地研究晦澀難懂的爻辭和彖辭。幾個月前在廣東的時候蔔了壹卦,問自己將來行止何處?當夜西北上重慶,變卦是艮卦。當時以為是要去重慶,重慶山城嘛……艮,山也。

等幾個月後來了峨眉山,才知道艮者,山上山下,說的是樂山下麵峨眉山……卜卦容易解卦難,孔子壹生卜卦正確率也不過百分之七十……因為事物有個結果的時候新的變化又產生了,生生不息。

本來是聊書法的,怎麽扯到《易經》了,主要是因為字寫得不好,隻能東拉西扯,顧左右而言他了。好多年前,十幾歲的時候寫過壹首言誌詩,當中有句:不在蓮臺上,便在金殿前。後來讀了南先生的“此身不上如來座,收拾河山亦要人”……便決定還是要入世,昨夜和老友電話,談及壹起做過的事,人生很多經歷,無非是海邊沙堡罷了。

即便如此,海灘上麵堆沙堡還是快樂。(易公子)

作者:admin | 分類:八字算命 | 瀏覽:4 | 迴響:0